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カテゴリー: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5.24 HK LIVE

カテゴリー: L'Arc~en~Ciel

这大概是我出生以来最冲动的一次经历了吧!
事情的起因是4月19日看完上海场的LIVE后,久久不能平息自己激动的心情,从而产生了追去香港的念头。也许是老天爷有心成全我吧,21号登上MSN就看到有朋友的ID是召唤人一起去香港,马上联系,并且很快的确定了4人同行。当天晚上就好运的在香港YAHOO上看到4张BLOCK C的片子,马上通过朋友关系搭上香港的虹饭,厚脸皮的让人家帮我们拍票子、拿票子;23号去中国银行汇款到香港;26号香港的虹饭和卖家面交拿票子;27号香港虹饭把票子从香港寄回上海;29号票子到我手里了!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也有如此迅速的行动能力啊!这里真是要大感谢香港的虹饭TINA同学,素不相识啊,这样热心的帮助我们!帮我们联系卖家,还垫钱买票。并且还帮我们打听他们下榻的宾馆,还有HONGKONG ASIA EXPO会场的注意事项,还有我们住的宾馆的CHECK IN时间,真是千言万语感激不尽啊!在我联系票子的同时,一起去的其他3个姑娘也搞定了飞机票和酒店的问题。5月前我们就把票子、机票、酒店、通行证全部搞定了,万事俱备啊!YEAH!

终于到了5月24日HK LIVE的当天!我们中午1点坐上了飞往香港的飞机,下午4点05分的时候到达了香港机场,4点半左右出关了。出关之后把行李寄掉,再找到了皑皑的香港朋友,还有TINA,差不多6点多的时候大家就坐着机场快线往会场出发了。到那里的时候会场已经人山人海了。虽然是室内场地,总共才1万3千人左右,但是因为并不是像上海大舞台或者源深体育场那样大家在场馆外排队的,而是都在展馆内排队。一个建筑物屋顶下聚集着这么多人,真是很震撼啊!曾经有想在开场前上趟洗手间的念头,跑到那里一看毫无犹豫的就缩了回来|||原来我们一直以为是买周边的队伍其实是人家在排队上厕所…………
7点开始放人进场了,我还在外面等大鱼,这女人比hyde还大牌,玩迟到一刚。7点半的时候电话来了,让我们先进去,进去以后再会合,反正座位连在一起的不怕找不到人。进去的时候搜了包,去之前就被TINA告知那里要查包,不能带摄影、摄像、录音器材,也不能带水,所以在机场的时候就把照相机一起寄掉了,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在LIVE拍生写真,这样还能减轻一点重量。但是我真不知道原来吃的东西是可以带进会场的,TIME同学我不是故意骗你的,你那盒POKEY没噎着吧?顺利进入内场找到自己的座位,到的时候BLOCK C还是很空的,我们还盘算着如果前面两排开场后还是这么空我们就往前站,事后发现我们真是想得太美好了。
差不多8点一刻的时候人群开始有骚动,骚动一阵又归于平静,可能只是staff走来走去引起的混乱吧。8点半的时候大幕亮起了,这时候我发觉会场几乎是全满了,我们前面更是坐着一排叽里呱啦说着日文的男人,orz。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排日本男人站起来以后原来也就跟我差不多高,完全不会挡到视线,哇哈哈哈哈。
一开始就是那段在上海因为大雨而无缘看到的灯光投影,小花猫扑蝴蝶跳来跳去,配合着get out frome shell的音乐,HAPPY时间到,全体起立!曲目和上海场基本一样,连MC时间都是一样的,就变了两首歌。上海的“My Dear”在香港变成了“永远”,“NEO UNIVERSE”变成了“叙情詩”。说实话,“永远”这首歌出来的时候真的有全场“咻”的一下冷下来的感觉…………虽然大家之前从其他地区的饭发出的report那里知道这首歌应该是永远,但是又都不怎么会唱,只能装作专心听hyde演唱的样子|||||完全不敢想象如果这首歌第一场就演唱的话,上海场会变成什么样子。“叙情詩”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之前只有韩国场有演唱这首歌,当我听到这首歌的前奏响起的时候,真的是瞬时热泪盈眶了,太幸福了。其他曲目因为和上海场一样,我也不多加叙述了,只能说看香港场就好像剧透过一样…………下一首会是什么歌我总能早早的反应出来,花葬前的花瓣飞舞也不再新奇,这感觉还满奇怪的|||||唯一不同的,也是香港场的最大福利——hyde在唱LINK的时候,有dive到台下!!!!!全场轰动了,前排的你们也太好命了吧,好嫉妒啊!!!(咬手帕)上海过去的一群虹饭归结下来hyde在香港敢跳下来的唯一原因就是舞台矮,如果上海也跳的话估计会摔成狗吃屎吧…………好吧,我承认我们这么说是出于极度的嫉妒。
接下来说一下四个人的MC,四个人都是全程粤语。Hyde的广东话我还是基本听懂了的,说得不错。正听得乐颠乐颠的时候,hyde提到了四川大地震。他的话大致是:“最近中国发生了地震,但是大家可以更兴奋点。”虽然事前大家也热烈讨论过hyde会不会提到这件事,但是总觉得不太可能。等到真的亲耳听到了,反而又有点不敢相信了,总感觉这句话对我们这些内地饭比对香港饭来说更有不同的意义。内地的饭这几天多少都还沉浸在悲伤中,也知道有不少四川地区的虹饭因为这场地震而不能来香港,就这么错过了要等待三年之前的最后一场演唱会。hyde的这番话给了我们最大的安慰,也给那些不能来现场的四川的fans带来了安慰,少了些遗憾。让我们知道我们真的不孤单,LARUKU和我们同在。在encore前的那段MC里hyde还说到“昨天吃了皮蛋,以后都不会再吃了。”可爱的大神,被皮蛋吓倒了吧?!不要紧,中华美食还有很多很多呢,你多来几次可以慢慢尝过来。
说得太过悲伤了,下面来段搞笑的,那就是ken出场了!ken的MC真的可以说是状况百出啊。说实话,他的MC我没有一句是靠自己听出来的,都是靠左邻右舍,还有后排的香港饭翻译给我听的…………ken的语言天赋在粤语这门古语言的面前破功了|||||说到最后在全场的鸦雀无声和一片茫然之下,ken“一怒之下”把小抄扔在了地上,全场爆笑,哈哈哈哈……事后才知道,那一怒扔小抄是因为ken自己都看不明白自己写的片假名是什么东西了,汗死。
yuki这次在香港真是长脸了,他说的广东话我居然每句都能听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虽然还是那么两句话,但是咬字、发音标准到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有广东人的血统|||||
tetsu的MC我是一点没听见啊!天地良心,我是有竖起耳朵仔细听的,但是他说的也太小声了吧。虽然我也知道他说来说去MC万年不变,但是你也不要这么着急丢你的香蕉啊,它们又不会飞走。
还想说的是香港的LIVE文化真是奇怪呀,为什么这么爱拍手?!有些歌你拍手也就算了,forbidden love前的那段鼓的前奏你们为什么也要和着yuki的鼓点拍手啊?!winter fall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也要和着hyde的歌声拍手啊?!这又不是在看刘华…………搞得我和我朋友都不知所措,手停在那不知该如何动作。每首歌结束时也要拍手鼓掌,这又不是春晚!等到了真正该拍手的时候又都拍不对了,比如LINK。LINKI当中那段本该是全场一起拍手,但是香港场却拍得稀稀落落、错误百出,远不能与上海场的整齐划一相比。而且香港同胞也很爱跺脚啊,那个效果还是很惊人的,有如打雷。不过还是第一次在LARUKU的LIVE上看到这么多男饭,哪怕是在DVD上也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男饭,香港场男女比例几乎达到了1:1,盛况空前啊!不过也可能男饭比较多的关系,导致全场都显得很内敛、镇定,不high。完全没有上海场疯狂尖叫+泪流满面不能自己的景象,大家都看起来冷静到一个不行…………暗自在心里想,还好是上海场在前啊。
最后感谢一下,感谢名单有:第一个要大感谢的是帮我拍票、买票、查酒店、查资料…………的超级无敌可爱+热心肠的香港虹饭Tina同学,如果没有你的好心帮助,我想我根本就没有可能去看这场LIVE,只能带着遗憾等待三年,感谢感谢再感谢你;感谢鼓励我追去香港、并把Tina介绍给我的莫奈同学,感谢你那时给我的支持,如果没有你的那几句话,可能我就不会这么一鼓作气的坚持到底;感谢在因为我们乌龙事件而多出两张票的情况下帮我积极销票的SAMA大人;感谢买下我那两张多余票的大鱼同学,虽然多年未见,但是LIVE时我们依然像多年好友一样手握手的唱着他们的歌;感谢皑皑、TIME、宝井严同学,感谢你们和我一起努力完成了香港LIVE之行,在来香港前的前期工作时彼此互相加油打气,在香港的三天里彼此互相照顾,以后还要一起追去日本哟;最后要感谢皑皑的香港朋友,感谢你把在现场买《KISS》送的海报给了素不相识的我,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里看了两场LARUKU的LIVE,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居然能够实现,除了“幸福”两个字以外已经没有什么词能形容我的心情了。虽然接下来是三年的等待,但是我想虹饭们都会带着这些回忆耐心的等待的。下一次,我要到东京巨蛋去看你们!ラルクの皆さん、まだね。


散场时用手机拍的,不是很清晰,不过从自动扶梯上往下看很震撼!


香港报纸上的照片,记录自己也曾是其中一员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前ページ | | 次ペー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http://tetsurine.blog119.fc2.com/tb.php/15-5bc7a72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